您的好友蓝忘机已上羡

【云梦双杰】有悔


​是什么时候起就不一样了?大概是屠戮玄武之后?

江澄老是说,当时我就不该救蓝湛和金子轩。我虽表面不认同,但后来经历了那么些事后,心里总归是有了些芥蒂。

为此有一段时间我的确很反感蓝湛,可谁曾料到,到最后也竟是只有他陪在我身边。

世事无常罢了。

至于金子轩,我和他不是一直看对方不顺眼么?但好歹也是师姐喜欢的人,后来也是因为我……

前尘往事,不提也罢。

可谁又能真正做到放下?

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暗暗和自己较劲。

无非是成心要自己不好过,这样愧疚也能消减几分。

犹如硬生生把自己拉下苦痛的泥沼,挣扎不得,解脱不得。

不过是画地为牢。

也罢,终究是忘不了、抛不开、看不透、也放不下。

江家被灭后,我唯一的家没了,亲人也幸存无几。我时常也会问自己:我真的做错了么?

我不知道。

是真的不知道。

嗯?你问我有后悔么?

当真是不好说。

可看到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莲花坞被血染得鲜红,活似一个人间地狱时,可看到江澄被化丹手化去金丹后那痛不欲生的、近乎绝望的神情时,可看到师姐黯然拭泪却还为我们熬莲藕排骨汤时,我是真的恨自己。

恨我为何定要去招惹温晁。

恨我护不了江家周全。

也恨我再给不了江澄和师姐一个家。

这样一想来,那我大概是后悔的。

江澄还老是说:“魏无羡,你是有英雄病吗?!”

对,我是有英雄病,我就是想要成为一个大英雄。

可最终成了温家姐弟的英雄,也没有成为江澄和师姐的英雄。一个英雄没有护住自己想护的人,那还算一个英雄么?

其实我不是没想过做他们的英雄,反之,这世间我最想护的就只有他们了。当然,后来我又默默算上了金凌和蓝湛。

可老天偏偏不如我的愿。

上一辈子没有能力,这一辈子没有资格。

我魏无羡长这么大,头一次明白了“无力”二字是为何意。

护不住,也不能护。

真真是煎熬至极。​

回来之后我又何曾不想回莲花坞?可我怎么回去?或者是,我该以什么身份回去?

江澄在大梵山时已经很明显了,我倒是不怕他真的要我死。

死有何惧?不过是捡来的十三年。

我只是想,他既然过得还凑合,我还是不要平白惹他心烦了。

我没有什么能补偿给江澄的,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打扰他。

我并不想打破他的安宁。

也是出于这个考虑,我才死乞白赖说自己喜欢蓝湛,想要恶心他俩。

各自安好就够了,互不打扰就够了。

不管我前世如何风流,在江澄眼里,我始终都是那个与“断袖”二字沾不上边儿的“麻烦师兄”。

也不知这在他心里算不算一个优点。毕竟后来那些话……我倒是没什么,只怕是污了蓝湛的耳。他好端端一个仙门名士,却因我而有了一个极黑的污点。

欠了太多,只是一辈子不够还,怕是连下辈子也要搭给蓝湛了。至于江澄……

我怎么还?

我并不是不知道他这些年来寻我的艰辛。

说要抓我回去,说要问罪,说要置我于死地。你自小如何我怎会不清楚?哪次不是嘴硬心软,尤其面对我这个大师兄时还要更甚。

说到底,阿澄,你不就是想再见我一面么?

江澄啊江澄,终究是我对你不住。

一句干巴巴的道歉,连我自己都敷衍不了。

只是,你和金凌,就交给我吧。

你们撑着金江两家,我便护着你们。

我别的什么没有,只是时间倒有一大把,还特别爱管闲事。在暗中替你们解决几个障碍还不成问题。

也唯有这样,才让自己好受些。

我魏无羡不会说什么誓言,向来只做我想做的事。只是人活在世上,有两句话是必须要说的。

江澄,对不起。

江澄,谢谢你。

只是阿澄,你可愿,再唤我一声“师兄”?

我有悔,你可愿,再唤我一声“师兄”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写了个啥……我还是很喜欢舅舅和WiFi之间的感情的,所以一直觉得云梦双杰有些遗憾,这个小短篇就写给自己过过瘾吧……老样子,不喜勿喷啦!只是码字不易,要是还算和你胃口的话,屏幕前的小可爱能不能给个喜欢呢??谢谢 (-^〇^-)